+
九号公司:进化与阵痛
赞 0浏览 406评论 0收藏 0

作者 周董石


收购赛格威,引爆滑板车市场

2015年4月1日,九号公司创始人高禄峰迫不及待地向管理层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九号公司完成了对国际知名品牌Segway(赛格威)的全资收购。

但高禄峰预期中惊讶、振奋、继而欢呼的场面,并没有出现。乍闻消息后,这些中层管理者先是面面相觑,接着他们环顾四周、收到了同事同样的困惑眼神。“今天是愚人节,老板怕是想Segway想疯了。”

愚人节只是管理层“不相信”并购的一个原因,长期浸淫行业的他们更深知Segway的强大。这家1999年在美创立的科技公司,是平衡车领域的鼻祖,拥有最顶尖的研发技术。甚至,连乔布斯都对它赞誉有加。2008年11月,乔布斯曾挖走Segway首席技术官道格·菲尔德,将他放在苹果工业设计部副总裁的高位。

但这个消息的确千真万确。2012年,当高禄峰创办九号公司时,便萌生了收购Segway的念头。2014年,九号公司获得小米、红杉、顺为等基金的8000万美元A轮投资,跻身小米生态链成员。

有了资本支持,高禄峰开始思考收购Segway的具体步骤。当时他希望用3、4月的时间完成这笔收购,但进展不及预期。

为加快收购进程,高禄峰向早期核心投资人雷军以及沈南鹏抛出了橄榄枝,希望他们在一些关键场合做沟通、助力。“最终收购发生在当地时间3月31日,但因时差关系,我得到消息的时间是4月1日。”高禄峰久违的并购时刻,撞上了愚人节。

九号公司的这场收购,产生了一石多鸟的效果。前者不仅将Segway品牌收入囊中,还得到了后者技术专利加持,并打开了广阔的欧美市场。

但最初市场依旧不乏质疑者:靠金钱拿下的“贴牌”生意,真的能让公司具备好技术、做出好产品?志在“用九号公司改变世界”的高禄峰,很快予以了回应。

2015年10月,在充分消化吸收Segway的平衡车技术后,九号公司推出了第一款产品——九号平衡车(Ninebot mini)。为搭上小米渠道优势,九号公司遵循了小米高性价比理念,将平衡车零售价定在1999元。短短两个月,九号平衡车卖出10万台,取得了开门红。

但直至此时,九号公司依旧没有逃出投资人眼中Segway与小米的樊笼:前者提供了平衡车的技术支撑,后者提供了市场销路。

此外,平衡车虽然是一款倍受年轻人追捧的新潮产品,但它的用户群体相对小众。高禄峰的市场洞察在于,“电动滑板车对自行车具有较大的平替功能,相较平衡车,它的受众更广、具备更大的潜在市场。”于是,滑板车成了高禄峰新的突破口。

2016年末,在平衡车推出一年后,九号首款智能电动滑板车问世。很快,这款新车再次迎来了大爆发。到2018年,九号电动滑板车市占率一度超过70%。同样是这一年,九号公司的平衡车也以百万级销量摘得全球销量桂冠。

2019年,九号公司电动平衡车实现收入9.95亿元,占全部营收的21.71%;电动滑板车实现收入32.31亿元,占全部营收的70.46%。同年,九号公司与小米关联销售额占全部营收的比重降至52.33%,2017年这一比例高达73.76%。

从平衡车到电动滑板车,九号公司接连用两款产品引爆了市场、站稳了脚跟。高禄峰打消市场质疑之余,也让九号公司慢慢向着技术独立、产品自主进化。


在红海中开辟蓝海,押注智能两轮电动车

高禄峰曾对媒体坦露过自己的创业心得,“产品形态需要前瞻性,并非有风口就能把你吹起来。而是需要你预判风口、并提前跳进去,这样风来了才有机会跳舞。”

有高禄峰前瞻性思考,九号公司注定不会止步。

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后,高禄峰和他的团队又盯上了两轮电动车。

但与此前产品不同的是,两轮电动车是一个普通又成熟的赛道。有从业者测算,如果具备成熟的电池、模具产品链,电动车批量生产只需几个月便能实现。

但高禄峰并不满足于造一批“小电驴”,他将九号两轮电动车瞄准了特斯拉,一门心思做高端。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高禄峰最终将两轮电动车玩出了“花”。为增加体验感,植入Ridey Go、RideyFun等智能操作系统,实现无钥匙全感应解锁、即走即停等功能;为强化安全性,全车布满了感应器以防被盗,加入倾倒预警功能保护人身安全;为体验真实驾驶感,九号不惜租来了特斯拉,研发团队每天轮流乘车体验、从特斯拉身上找灵感.......

颠覆既有品牌的做车逻辑,九号公司耗时数年后,推出了第一款电动车。

2019年12月17日,九号公司正式发布了两款电动车,分别是国标电动车C系列和电动踏板摩托车E系列。九号电动车的第二轮重磅发布,发生在一年后。2021年3月26日,九号公司全面展示了九号电动全新C系列、A系列以及N系列。

直到此时,九号两轮电动车才建立起了相对完整的产品矩阵。但没想到,迭代速度并不算快的九号电动车突然开始放量。

截至2022年8月,九号电动车累计出货量超100万辆;至2023年3月,九号电动车国内累计出货量超150万辆。

2023年前三季度,九号两轮电动车累计销量135万辆,不出意外全年销量将超200万辆。估算下来,这一数字约为去年销量(82.6万辆)的2.4倍。

九号公司电动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珍源将两轮电动车畅销归因于智能化,“通过智能技术感知用户需求,最终做用户喜欢的产品。”

艾瑞咨询一份报告也在佐证,83.9%的车主在购车时更偏好购买有智能化功能的两轮电动车,且35岁以下的年轻消费群体占比70%。

不少研究人士,甚至开始将九号两轮电动车视作衡量行业智能化的一把标尺。

对于是否当得起行业标尺,我们很难短期做出判断。但九号电动车的“真智能”技术,的确不是一句空话。

2019年,九号公司在首款电动车上便配备了自主研发的RideyGo!智能系统,AHRS姿态感应系统,主打一个智能化。这被看作是真智能1.0技术版本。至2021年,九号在全系产品中,又推出了真智能2.0技术。

真智能技术,沿着两条路径改造了九号电动车。一者,真智能系统实现了车机互联、智能感应解锁、智能防盗等功能,既颠覆了用户认知,也推动行业的智能化进程;另一方面,九号不断向更高维的特斯拉汲取经验,高举高打、突破式创新,既避开了同质化竞争,又拓宽了新的市场边界。

而随着真智能技术逐渐成熟、被用户认可,九号电动车销量最终水涨船高。

但即便如此,九号短期依旧无法改变雅迪与爱玛的两强格局。2022年,雅迪总销量约1401万辆,爱玛总销量约900万辆,位居行业第三的九号电动车销量只有82.62万辆。

为了更快追赶,九号公司开始加大市场投入力度。2023年上半年,九号公司销售费用4.57亿元,同比增长了44.5%。2023年前三季度,九号两轮电动车销量135万辆,是去年全年销量的1.6倍。

危机感十足的雅迪、爱玛也杀出了回马枪,两者近年纷纷加速布局高端化市场。比如2022年爱玛推出了具有远程控车、GPS定位等智能化功能的F692高端新品;同年雅迪也推出了冠能3代E9等主打高端智能的新品。

九号公司在电动车红海中创造了蓝海,但这片蓝海能维持多久还很难说。激烈的市场搏杀预示着九号公司要翻越雅迪、爱玛两座大山,注定充满艰辛。


移动机器人:一个硬核、两个赛道

两轮电动车的崛起加速了九号产品矩阵的洗牌,滑板车业务开始退居电动车之后,曾经引以为傲的平衡车不再单独给予财报披露。与此同时,九号全地形车与机器人业务逐渐浮出水面。

2023年前三季度,九号四轮全地形车合计销量1.22万辆,累计收入4.76亿元,仅次于电动车与滑板车。

但面对媒体“九号是否真正造车”的灵魂拷问时,高禄峰给予了否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边界,如果没有看清就进入到一个行业,对企业而言是危险的。汽车工业又是一个高深独特的领域,我们是非常慎重的,目前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但这不妨碍高禄峰对全地形车的高期待。“未来3~5年,我们对全地形车等类目有着较高的增长期望和预期,现在我们正在埋下新种子.......”

在全地形车之外,机器人是九号另一个不容小觑的业务。目前九号已经研发推出了割草机器人、配送机器人等产品,后者又包含了方糖送物机器人、飞碟送物机器人以及饱饱送餐机器人等多个子品类。

与之相比,九号最出名的是机器人“底盘”技术。

2023年上半年,英伟达发布了自主移动的机器人平台,它采用了九号机器人移动平台RMP Lite 220。

据悉,RMP Lite 220是九号机器人移动平台系列产品之一,能够为第三方开发者提供通用、集成的机器人底盘方案,支持二次开发或定制化服务。从某种意义上看,它可以理解成机器人的腿脚,能满足配送、仓储物流、巡检、清扫等不同场景移动机器人的底盘需求。这给九号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尽管RMP Lite 220轰动了行业,但对财务的贡献有限。今年前三季度,九号公司机器人业务中最大的割草机器人累计销量1.92万辆,营收只有1.28亿元。

还未真正起量的机器人业务,未来注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此之前,九号公司早已与机器人产生了不解之缘。

2003年,已经从北航毕业的高禄峰与同在北航求学的王野,在参与过学校举办的机器人竞赛项目。对机器人异常痴迷的王野,甚至还拿过某些机器人科技竞赛的一等奖。

2012年,高禄峰与王野联合创办了鼎力联合(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这也是九号机器人的前身。当时他们便决定了围绕机器人进行创业,而九号公司英文名“Ninebot”中的后缀bot,指的就是机器人。

2020年10月29日,九号公司在科创板上市,高禄峰、王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们派出了一台机器人登台鸣锣。

这背后有多少噱头,我们无从得知。但从学校竞赛、英文后缀以及上市鸣锣这些细节,以见证九号公司创始人们对于进军机器人业务的决心。

在高禄峰的规划中,九号公司是一家立足短交通和机器人的企业。从产品来看,无论是电动平衡车、电动滑板车、电动两轮车、全地形车,还是割草机、配送机器人以及机器人底座,这些产品都具备了某种“机器人”属性,是一种“会移动的机器”。

秉持初心的创业者们,不断切入以机器人为硬核的移动赛道,让九号公司的未来具有更大的可能性。


自主创新的阵痛与改变世界的雄心

但高禄峰身上的担子却越来越重了。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掌舵人,高禄峰不仅要关注产品能不能打,还要关注公司的成长性以及能不能赚钱。但九号公司近期的财务表现,并不如意。

2023年上半年,九号公司营收同比下滑9.13%,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10.46%;前三季度营收同比下滑1.39%,扣非净利润继续同比下滑12.45%。

自主产品的迅速迭代以及外部渠道的快速解绑,加剧了九号公司的短期阵痛。

在自主品牌领域,2023年前三季度,九号公司整体营收60.1亿元,同比增长33.32%。其中两轮电动车实现营收32.3亿元,占比升至53.7%。与电动车翻量增长不同,电动滑板车业务大幅下滑,平衡车在财报中更是销声匿迹,而全地形车与机器人还未成长到预期的高度。

在自主品牌之外,九号公司ToB业务以及小米分销业务都在大幅下滑。

2023年前三季度,九号公司ToB业务累计营收约11.13亿元,同比下滑46.6%;小米分销累计营收4亿元,同比下滑高达60%。

换言之,九号两轮电动车业务的高速增长,正在被收缩的滑板车业务以及解绑的B端渠道联合抵消。

实际上,从2020年开始,九号公司便开始与小米解绑。至2022年,九号公司自主产品收入超过以小米为主的定制产品收入。2023年前三季度,九号自主产品收入更是占全部营收的80%。

九号加速与B端企业业务解绑,后者则在资本市场加大了对前者的变现力度。

据不完全统计,自2022年5月至今,红杉控股的Sequoia、小米间接控股的People Better以及顺为资本多轮减持九号公司,累计套现40多亿元。相应,九号公司股价也从2021年高位时刻的112元跌落至如今的33元上下,跌幅高达70%。

从某种意义上说,九号公司聚焦自主品牌艰难爬坡,注定不会只是一项业务战、产品战,更是一项资本战。但这是九号能够自主自强、走向成功,乃至改变世界的第一步。

“我们从来不是为了纯粹赚钱、然后分钱;(同样)我不敢讲我们一定会改变世界,我只敢讲我们尝试去改变世界,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是希望这个公司发生一些变化——改变世界的一些变化。”

正如高禄峰上述所言,九号公司正通过强化自主创新改变自己,通过机器人移动赛道改变世界。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阵痛在所难免。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4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