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1000万买歌,王家卫的《繁花》配乐好在哪?
音乐先声
2024.01.10
赞 0浏览 502评论 0收藏 0

作者 朋朋,编辑 范志辉


“做天下生意,吊四方胃口。”


2019年,王家卫拿下《繁花》的版权。2020年,立项开拍。王家卫依旧不改慢之本色,精细打磨近4年才终于上映。每一个属于《繁花》的关键词,都让它在观众之间刷足了期待。这句剧中宝总的台词,俨然也成了观众们的内心写照。


开播之后,《繁花》就引至两极分化的评价。


爱者爱它一比一还原90年代的黄河路,爱它电影质感的镜头,每一帧都美得啧啧称奇,视它为重塑国产剧审美的现象级神作;恨者恨它将原作中的三条故事线删到一条,将半个世纪的时代沉浮缩减成商战一段,讽刺应该将其改名为《华尔街之狼》,直指它故作高深,实则悬浮,不过是中年版《小时代》。


如今,当《繁花》更新过半,热度居高不下,腾讯视频站内热度值一度突破31000、稳居27000以上,豆瓣开分8.1,央视八套首播10分钟收视率破2,峰值收视率2.6……


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从《繁花》中咂摸出韵味,而背后超豪华的配乐阵容,可谓功不可没。1月9日,“王家卫到底花了多少钱买歌”的话题更是等上热搜高位,并据业内人士估算,《繁花》配乐的音乐版权费用在1000万元左右。


那么,王家卫花1000万买授权,《繁花》里的配乐到底好在哪?


因为不响,所以音乐


王家卫对《繁花》原著的改编大刀阔斧。


原著着墨于三位主人公,外贸商人阿宝、律师沪生、下岗工人小毛。三人相识于年少,却在成长的过程中流向三个社会阶层,再有三位主人公的社会关系网,延伸出一幅当代上海人生百态图景。


王家卫却仅仅撷取阿宝一人,讲述阿宝拿着借来的几百元,通过炒股一夜暴富,摇身一变成为宝总。在商海沉浮的同时,阿宝还与夜东京老板玲子、外贸公司汪小姐、至真园老板李李产生了一系列情爱纠葛。


从小说到电视剧,仿若阿宝在平行宇宙中的两种人生。然而,从金澄宇到王家卫,都竭力呈现出《繁花》中最核心的灵魂和价值表达,那就是“不响”。


“不响”是上海方言中的特有词汇,表示“沉默、不回应”。在原著中,“不响”一词出现了上千次,为小说留下无数暧昧不清、只可意会的空白;在电视剧中,王家卫也将“不响”视为题眼,是阿宝在十里洋场中明里倾听、暗里怀疑的行事逻辑,是男女关系中浮起又被按下的不明情愫,是黄河路上一个时代的留白。


王家卫导演在《从繁花到繁花不响篇特辑》中介绍,“不响”是一种创作者的态度,是金澄宇与王家卫共同的创作密码。“我只讲我能讲的,我想讲的,我讲得好的。文字有文字的优势,影像有影像的优势……原著不响,我们可以补白,相辅相成”。



香港影评人罗展凤曾评价王家卫的电影:“因为失语,所以音乐”。在以往的电影作品中,用音乐填补情感、行为、氛围上的空白一直都是他所擅长的。而在首次试水的电视剧《繁花》中,王家卫对于配乐的运用也相当之精彩。


人物到叙事强调“不响”,反而让配乐“响”了起来。所有无以言说的故事和感情都可以由音乐来言说,因为不响,所以音乐。


在《繁花》中,王家卫采用了大量的戏曲名段。当玲子从东京回到进贤路时,楼下的史老师正播着梅派京剧《贵妃醉酒》,两个女人等的男人都要誓约,杨贵妃暗合了两个女人的命运。


当玲子回到房间坐定,楼下的收音机又播放起《锁麟囊》。这一唱段本讲述了一个随手相赠、种下善果的故事,又一次暗合了阿宝与玲子的故事线,含蓄而克制,全部交由观众自己去想象。


在戏曲之外,《繁花》还是一部90年代流行金曲和影视歌曲的荟萃。当这些包含着集体记忆的旋律响起时,时代背景、人物心情,甚至是行为动机,都无需赘言。


汪小姐为了宣传三羊牌,邀请时装编辑、香港摄影师和模特吃饭,酒桌上唱的是王杰的《安妮》,那是香港流行音乐大举影响内地的时代;宝总为三羊牌造势时,邀请到的歌手是在春晚享誉大江南北的国民偶像费翔,唱的是《冬天里的一把火》;宝总与麻老板为了生意推杯换盏时,在卡拉OK唱的是《爱拼才会赢》,也是那个时代无数从底层爬上来的生意人最爱的励志金曲。


除了反映时代外,许多歌曲还成为剧中主要角色的“命运曲”。


当阿宝与汪小姐站在人生的岔路口,王家卫为汪小姐的独角戏配上王菲的《执迷不悔》。骄傲的浦西明珠愿意与阿宝一起去卖茶叶蛋,她永远为爱情执迷不悔。当汪小姐要下放工厂,临行前约见阿宝想确认对她的感情。但阿宝始终没有来,此时张学友的《偷心》一遍又一遍响起,也预示着两人感情的状态与心境。


《偷心》也出现在宝总与前女友雪芝十年后的重逢分别之时,尚未发迹的阿宝只能看着当年的白月光远去,离别的站台配上苦情的音乐,唱出了恋人间爱而不得的无奈。


多年后,宝总与雪芝再次重逢,两人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倒换,温兆伦的《随缘》响起,也预示两人感情的彻底结束,再无十年之约。而在歌声中,下一个镜头便切到了坐在房顶吃雪糕的汪小姐,也代表着他们俩的感情也没有结果,到头来只能感叹一句“爱情源自天时地利,差一分一厘,都是空门”。


《突如其来的爱情》是玲子与阿宝的命运曲。这首歌是《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每当这首歌响起,许多观众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赤名莉香和永尾丸治之间遗憾的爱情。在《繁花》中,玲子与阿宝在东京邂逅,他乡遇故知,她以御守相赠;一张机票、一张名片,她就放弃了东京的一切回到上海,从零开始筹备夜东京。


在这首歌的加持下,玲子与赤名莉香的形象重合,她都在爱情中始终勇敢,也在看破爱情之后,毅然决然地离开。而对于观众而言,那份赤名莉香和永尾丸治之间的遗憾,也顺势被阿宝与玲子所继承。


此外,剧中让人印象深刻的配乐还有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Beyond的《不再犹豫》《光辉岁月》《喜欢你》《遥望》,姜育恒的《再回首》,陈百强的《一生何求》、王杰与叶欢的《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等。为仅有30集的《繁花》,王家卫选择57首配乐,且绝大多数都选择了授权价格更贵的原唱。然而,这也是王家卫的高明之处。


他大多选择了90年代的流行金曲和影视歌曲,在表达人物心境或处境的同时,还暗合了故事所处的时代背景。而选择更耳熟能详的原唱版本,让旋律的作用发挥到最大,那些画面无法承载的信息量,完全由歌曲所携带的集体记忆补足。


王家卫的“音乐迷宫”


“王家卫作品都围绕百无聊赖的孤独角色,而伴随他们的往往是哀怨缠绵的音乐。”


美国当代电影理论家大卫·波德维尔曾如此评价王家卫和他电影中的音乐。


王家卫熟稔于运用各种语言、各种风格的音乐为电影打开新的叙事空间,令其人物的内在世界无论在质感上或层次上更为丰富。颇具王家卫风格的精彩配乐,在他的作品中俯仰皆是。


如在《重庆森林》中,王菲所饰演的阿菲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喜欢梁朝伟却羞于表白,她就趁工作时间跑到人家里收拾洗刷,她的幻想不足为外人道,王家卫就在她毫无道理的行经中插入一首《梦中人》,原曲是爱尔兰摇滚乐队The Cranberries的《Dreams》。旋律加上王菲的声音,放在影片中,更加强了歌曲对阿菲角色的投射。


梁朝伟无疑是阿菲的“梦中人”,而阿菲本身也是“梦中人”,活在梦中的人,飘飘忽忽,时常处于梦游般的状态,一语双关。这首歌无法合理化王菲的怪诞行为,也没有明确地指向故事的发展脉络,王家卫只是用这首歌来营造出一种梦呓般的氛围。


在《春光乍泄》中,王家卫则选用了Astor Piazzolla三首探戈音乐。一来是探戈音乐象征着影片中最重要的场景布宜诺斯艾利斯,那是属于探戈文化的城市;二来是运用探戈音乐来呈现一对同性恋人爱与恨、离和合的拉扯,以探戈暗喻爱情的角力。


在《阿飞正传》中,王家卫选择了大量拉丁美洲的舞曲,其中他尤其喜爱古巴音乐人 Xavier Cugat的《My Shawl》,在片中先后出现五次之多,每一次都精准地运用欢快的节奏,来衬托一种哀怨的氛围。


值得一提的是,《阿飞正传》中的《My Shawl》《Jungle Drums》等音乐同样被运用在《繁花》中。


同样,日本配乐大师梅林茂为《一代宗师》和《2046》创作的配乐《La Donna Romantica》、《Dark Chariot》也都被运用在《繁花》中。


在以往的电影中,这些配乐都曾代表过王家卫镜头下一个经典的角色,而在互文与复用之间,正如他电影中角色的“迷宫”一般,这些音乐也构建出了王家卫自己的“音乐迷宫”。


从摇滚乐到探戈音乐,再到拉美舞曲,王家卫对音乐有着极强的感受力,并活用到电影中。


在采访中,王家卫曾表示许多电影中的配乐都是他意外邂逅来的,如《春光乍泄》中探戈音乐来自制片人在机场随便购买的两张CD,《阿飞正传》中的拉丁音乐也来自他对香港60年代剧院音乐的缥缈记忆。


而这一次次的“妙手偶得”,决定了王家卫的电影配乐重意向、重氛围、去叙事化的特征。然而,到了《繁花》,相较于叙事风格、剪辑手法和灯光设计,王家卫在配乐上的处理则更贴合电视剧的习惯。


与电影作品不同的是,王家卫弃用了小语种配乐,并大多选择有歌词的歌曲作为配乐,更着墨于时代背景的体现与人物内心的刻画。


从歌神张学友的《偷心》到小田和正的《突如其来的爱情》,乃至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都是具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能够搅动观众“DNA”的经典作品。即便是《贵妃醉酒》、《锁麟囊》等相对小众的戏曲配乐,也是观众们耳熟能详的名家名作,自然而然就能联想起戏曲背后完整的故事线与核心的故事主旨。


可以说,首站电视剧《繁花》,王导在配乐上先“下凡”。


当一个半钟头的电影变成30集的电视剧,王家卫在意境和氛围之外,补足了人物的内心独白,为故事的发展埋下线索。


但“下凡”不意味着在巧思上做减法,他为《繁花》选配的音乐种类甚多:古典乐、摇滚乐、流行音乐、地方戏曲、红色经典歌曲,他所选用的音乐还来自不同地域,香港、北京、台湾,不同地域的音乐汇聚在一部影视剧中,也验证了那个时代最流行的思潮和文化都在上海这片沃土上涌动。


他运用音乐配合画面,渗透出诗化效果,为影像注入情感质感。毋论那绝美的画面与精细的场景,单单是配乐这一个维度,王家卫的《繁花》就足以代表国产剧久违的匠心。


结语


我们离年代很远,离音乐很近。


在《繁花》中,那些90年代的经典歌曲中承载着国人的集体记忆,只需要旋律响起,往事就依旧鲜活。当配乐中的情怀复燃,当观众在观影中体验到“开盲盒”的惊喜,《繁花》刚刚开播时评价上的分歧,在一定程度上就被消弭了。


屏幕之外,这些经典老歌无疑为《繁花》贡献了一波新的话题。当《安妮》、《偷心》、《再回首》响起,观众们会想起自己听到这些歌曲时候的感受,分享自己对于这首歌独特的、个性化的记忆,与角色产生最大限度的精神共振。


到头来,还要调笑一句:“骂早了,《繁花》不是中年《小时代》。”


这时候,才会真切认同,哪怕王家卫真花了1000万去买配乐授权,也花得值得。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6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