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追星王羽佳,古典音乐需要偶像吗?
音乐先声
2024.01.04
赞 0浏览 451评论 0收藏 0

作者 朋朋,编辑 范志辉


尽管一再表示不愿被称为“女版郎朗“,但她确实是继郎朗之后又一现象级的钢琴家。


她就是王羽佳。


就在12月,王羽佳完成了本轮17天、9座城市的中国巡演,同时收官国家大剧院2023国际钢琴系列。门票常常在开售几分钟后就告罄,在二级市场中门票价格更是高达5000元;在短视频平台,她在台上肆意演奏、俯冲式谢幕的视频收获数十万点赞。


作为古典音乐演奏家,被全民追星的王羽佳有何不同?她能带领古典音乐迎来春天吗?


“王羽佳旋风”


在巡演的最后一站,王羽佳在国家大剧院连演两场,外加23首几乎不重样的返场作品,以难以置信的完成度结束了这一轮让人惊叹的巡演。


古典音乐的圈子里,王羽佳是个例外的存在。


她以Lady Gaga为偶像,每一场演出都精心搭配耀眼夺目的礼服裙,以便舞台的灯光打在她充满力量的背肌上。每每演出结束,她的鞠躬谢幕也充满力量,被网友称为“俯冲式谢幕”。


她早已不再仅仅吸引古典音乐的传统受众,许多人慕名前来,为她带来了明星般的关注。这轮巡演,她的演奏会门票在二级市场颇为走俏,观众加价购买已成为常态。据了解,前排门票翻了数倍,在最后一场演奏会中,连站票也涨价到580元。


全民追星王羽佳,许多业内人士称此为“王羽佳旋风”。在巡演中,她接受了音乐周报的采访。在唯一一次的采访中,王羽佳表示,“我最终希望,大家是来听音乐的,而不是来追星的”。


处在旋风的中心,现场观众的热情势不可挡。90后女孩琦琦加价680元才买到了首场深圳站的票,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喜欢钢琴,也喜欢王羽佳身上的潇洒劲儿,多花点钱也觉得心甘情愿”;在小红书上,许多网友会在演出结束后等在场外,为王羽佳送花,找她要签名,跟她合影,并感叹“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到了最后一站,正值甲流的高峰期,国家大剧院甚至在音乐厅门口准备了润喉糖和口罩,帮助大家克制咳嗽声,竭力为王羽佳营造优质的演出氛围。


在网络上,王羽佳被称为“钢琴魔女”。


一方面,“魔”的是她的技艺。小时候的王羽佳就展现出了在钢琴上的极高天赋,6岁时她便登台演出,9岁就顺利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全国琴童所熟知的钢琴考级教材中,那个坐在钢琴前示范演奏的小女孩,就是12岁的王羽佳。


15岁时,王羽佳被格拉夫曼院长亲自录取为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学生,成为郎朗的同门师妹,四年以后,她已经成为了国际音乐会上的常客。20岁那年,王羽佳作为钢琴家阿格里奇的替补乐手登台,精湛的演奏一举征服现场观众。这场演出也成为王羽佳在古典音乐界的成名之战,随后,演出邀约如潮水般用来。


另一方面,“魔”的是她的个人魅力。在舞台上,王羽佳常常身着颜色饱和度非常高的露背短裙、脚踩18厘米的高跟鞋,外媒一度调侃“王羽佳的裙子再短一点,演出将不适宜儿童入场观看”。


王羽佳个子不高,常常被长裙绊倒。于是她习惯穿短裙,成为严肃古典音乐演奏会中的一抹亮色。个性化的着装为她带来非议时,她只轻描淡写地回应,“我不会改变,人们会慢慢适应的”。


现如今,观众已然适应了她的习惯。露背连衣裙,让观众看到她苦练钢琴后充满力量感的背肌;脚踩恨天高,让观众看到了她的快意和洒脱;俯冲式谢幕,让观众最后再被演出的尽兴感染一次。


在舞台上,有人说她是钢琴界的上原广美,也有人说她是古典钢琴界的Lady Gaga;在舞台之外,她玩说唱、跳街舞、设计时装,改变了大众对古典音乐艺术家的刻板认知。


钢琴技艺和人格魅力,共同成就了完整立体的王羽佳,让她逐渐破圈,收获了更广泛的年轻受众。


像追星一样追古典演奏家,在王羽佳身后,古典音乐逃离严肃化、趋于年轻化的风潮也悄然来临。


古典音乐需要偶像吗?


王羽佳的巡演刚刚落幕,B站的跨年晚会如约到来。


今年,B站晚会依旧延续着百人交响乐团的配置,配合《猫和老鼠》的CG动画来了一波“童年售后”。在《猫和老鼠》中的经典古典音乐不断引发热议的当下,作为二次元重地的B站,自然没有放过这一热点,而古典音乐与经典IP联动则是B站一贯的打法。


早在2019年,B站就首次采用了交响乐团进行现场演奏,通过交响乐串联起《权利的游戏》、《哈利波特》等多个年轻人所熟悉的IP,并与说唱、二次元等多个文化圈层产生跨界与碰撞,一度带动了公司股价的上涨。到了2022年,B站又进一步扩充了IP含量,一举涵盖了60个影漫游IP。


四年间,B站展现着年轻人独特的古典音乐消费模式,将流行文化二创进古典音乐,古典音乐也随之褪下严肃的外套,肩负起更多元的情感表达。


从全民追星王羽佳到B站的IP强联动,最底层的逻辑其实都是为古典音乐寻找“代言人”,通过偶像的影响力,带动古典音乐的知名度和接受度,进一步挖掘其商业价值。


囿于古典音乐的审美壁垒以及严肃沉闷的刻板印象,古典音乐想要释放更大的商业价值,无疑只有两条路:其一是精进垂类赛道,做好现有古典音乐爱好者的生意,提升目标受众的消费体验;其二是经由头部平台或者现象级偶像的营销,扩大古典音乐爱好者的受众规模和市场培育,而此前的说唱、摇滚等音乐风格都是走出了大致相仿的路径。


基于第一条路径,各家音乐平台在近几年纷纷加码布局。


在收购古典音乐流媒体服务公司Primephonic近两年之后,Apple Music终于在今年3月上线了古典音乐流媒体Apple Music Classical,曲库版权相当齐全,并免费提供给Apple Music的订阅用户使用。


反观国内,QQ音乐则从内容到交互全方位地整合古典音乐产品。


近几年,QQ音乐先后与广州交响乐团、国家大剧院、深圳交响乐团、星海音乐厅等展开深度合作,斩获了多张古典音乐专辑的线上发行。此外,在古典音乐专区中,按时期、体裁、乐器和音乐家优化搜索体验。在交互层面,QQ音乐还通过无缝切歌、音质升级、专属播放界面等功能,致力于在线上打造出更接近音乐厅的收听体验。


基于第二条路径,各家也在组建内容团队,通过营销企划以期打开古典音乐面向大众的窗口。


例如,小红书就曾在2022年初推出了“了不起的古典乐”计划,邀请了一众国内演奏家与乐团入驻。随后,小红书又推出了“乐器大玩家”活动,吸引数万名古典乐器用户的参与,为古典音乐的演奏家走向大众打开了一个窗口。


而QQ音乐曾先后策划了“3·8古典女性音乐家:听见她的声音”“5·1致敬劳模作曲家”、“6·1那些藏在动画片中的古典音乐”等系列活动,引导用户关注古典音乐中的经典。


然而,头部平台虽有瞄准古典音乐复兴的势头,但目前积蓄的势能还不够,并没有出现像说唱、摇滚、电音、美声等音乐风格,以打造S级专音综的方式,在古典音乐领域中制造偶像。


究其原因,不过是虽有王羽佳这样的现象级钢琴家,但实际上这一市场的投资回报率,还得画个问号。回看近几年的发展,无论是平台还是个人,古典音乐始终不乏明星产品,但却都难逃不可持续的魔咒。


2016年,古典音乐评论家刘雪枫曾在得到上开设《雪枫音乐会》,每周5期,一年199元,主打让人听“懂”古典乐。上架后曾吸引了几万人订阅,有相关媒体估计其账面收入将破千万。到了2022年,随着中产消费水平的降低,知识付费也成为过眼云烟。《雪枫音乐会》也因为版权到期而从得到上消失了。


还有稳坐古典音乐头把交椅的库客音乐,在十余年间,库客音乐通过“投资+录制”的模式积淀下3000万首的古典音乐版权,并逐步通过古典音乐版权售卖、智能音乐教育、现场古典音乐活动等业务跑通了商业闭环,并与2021年正式登陆纽交所。


然而,上市仅一年后,库客音乐亏损就达到五千余万元。2022年末,更是收到了纽交所的退市警告。


如此看来,古典音乐领域不仅需要偶像,更需要撬动从偶像到大众的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维持住偶像可持续的影响力与商业价值。


结语


近几年,公众对于古典音乐的讨论,从“古典音乐已死”逐渐转为“古典音乐复兴”。


Epidemic Sound发布的行业研报《互联网之声报告》显示,2022年,YouTube平台上古典音乐的使用量增长了90%,在TikTok上古典音乐的月收听量达到了115亿次。


放眼全球,借助流媒体的东风,古典音乐确实受到了新的关注。然而,古典音乐在大众之间的传播却远远难以担起“复兴”的名头,重回大众视线到撬动大众消费市场之间,才是真正难走的路程。


从头部复兴到全面复兴,古典音乐仍然任重道远。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6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