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YBE联手环球音乐打造国际女团,欧美能拥有自己的BLACKPINK吗?
音乐先声
2023.09.19
赞 0浏览 526评论 0收藏 0

作者 丁茜雯,编辑 范志辉


K-Pop 正在试图建立全新的全球女团格局。


9月16日深夜,来自韩国K-Pop头部娱乐公司HYBE、环球音乐旗下Geffen唱片联手推出的首个全球女团选秀《The Debut:Dream Academy》公开了首轮投票结果。


来自斯洛伐克的练习生Adela、日本练习生Hinari在首轮淘汰。值得注意的是,位于前六名安全位置的练习生中均为有色人种,韩国练习生Nayoung共计获得超过10万票位居第一,菲律宾练习生Sophia获超过9万票位居第二,而巴西练习生Samara则以百票差距位居第三名,印度裔美籍练习生Lara则为前六名中唯一美国本土练习生。


这一由全球粉丝投选出来的排名,也是参照20位练习生此前所公开的任务视频为参考依据,不仅包含四人一组翻唱、翻跳当红女团、音乐人作品,还以展现唱跳、Rap等个人实力的Solo环节为参考标准


据韩媒报道,通过第一轮任务的练习生也已经来到HYBE本部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系统训练,体验纯正的K-Pop练习生培训体系,并开启第二轮任务准备。


这一极具开创性的“全球化”女团,无疑是向全球乐坛注入了K-Pop与欧美乐坛携手实验的新活水。


美国女团,韩国造


把时间拨回2021年。


彼时,HYBE和Geffen在韩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开启“The Debut:Dream Academy”全球女团海选活动。最终,共计超过12万人报名,并在今年9月才正式公开进入决赛圈的20名练习生。双方也在美国合资成立了HYBE x Geffen(简称HxG)唱片公司,作为该女团之后的运营方。


而这种竞争率高达6000:1的上镜公开标准,也是韩国练习生体系中最常见的出道候补选拔模式。


一般情况下,如若想要走上K-Pop偶像的道路,往往要经历面试初选、集中培训、比赛选拔三个阶段的出道准备。


在通过海选、DM等方式合格后会被收为“教育生”,这一时期,公司也会通过教授唱跳来观察练习生的可持续发展性,以此作为判断能否成为练习生的考核标准;在练习生阶段,除了唱跳外,语言、演技、上镜管理等也成为学习课程,并以此作为某一出道组合的未来候补,进行定向培养。据官方公布信息显示,此次候选练习生便在美国接受了一年左右的集体培训。


与此同时,部分经纪公司还会为出道组预热准备真人秀节目,以直播、分期比赛的形式投放到大众市场,作为初期检验来判断这组偶像被接纳的程度。当然,练习生的出道与否除了交由大众投票决定,也同样由导师组来负责指导、择选。


而通过真人秀来选拔练习生出道的形式,也是K-Pop最为常见的运作,等于是将练习生投放到大众市场上提前“验收”,诸如《Produce101》开启的101系选秀,以及产出TWICE、ENHYPEN等当红组合的社内选秀均是如此。


一定意义上来讲,在目前的欧美市场上,这种K-Pop的A&R是一套拥有大量成功案例作为参考、可以自洽且良性循环的偶像培训运营系统。


基于此,就不难理解为何HYBE董事长房时爀、Geffen唱片董事长兼CEO John Janick会将其称之为“K-Pop的方法论”,而《The Debut:Dream Academ》也正是两者基于此打造国际化组合的试水。


依托这一模式,Geffen在合作中更多是依靠其所属的Interscope Geffen A&M来提供音乐制作、全球营销与发行运营方面的内容,而这也正是Geffen的拿手好戏。


早在2022年,Interscope Geffen A&M便与YG娱乐合作,成功助力BLACKPINK登上Billboard 200一位,并在美国成功举办体育场级别演唱会且在美国流媒达到360亿。而这也正是HYBE在海外市场所欠缺的“本土优势”,长远来说,这也是两者的优势互补。


这支全球化女团的基底,也在美韩娱乐巨头合作背景下的“文化多样性”。HYBE与Geffen也指出,“多样性”也正是这支女团的独特亮点,同样的,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经历也会对音乐产生影响。


曾为KENZO创意总监、担任此次女团企划创意总监的Humberto Leon提到,他曾参与跨种族青少年乐队The Linda Lindas单曲《成长》MV拍摄的履历,也间接促成了其参与这次女团的运作。


在他看来,这次企划是极为新鲜的尝试,“我试图在此展示东西方的相遇,在采访女孩们时,她们谈论了很多关于自己的文化、传统、环境的问题。她们真的有在考虑世界的走向、必须要去了解什么,将这些融入到服装和发型中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肉眼可见的,印度裔练习生的额上“提卡”(眉心)、鼻环便保留在了妆造上。

另一方面,这一女团真人秀项目也入驻了 HYBE旗下粉丝社交平台Weverse,不管是选手日常还是粉丝投票,均在此平台进行。这也是依靠Weverse本身所聚集的粉丝量形成天然的关注度支持。


除此之外,TikTok、INS、YouTube等社交媒体也进行了同步运营,通过全矩阵模式开发潜在粉丝,并与粉丝形成紧密连接,该模式也参考了HYBE曾在BTS、ENHYPEN等偶像上在社交营销的成功经验。


此外,环球音乐旗下国际部也在世界范围内的社交平台矩阵也同步提供传播,比如在中国内地的微博、微信等平台上,均为其所造势;而Netflix也包揽了这一女团的试镜、训练直到诞生的所有过程的纪录片制作,并将于2024年上映。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K-Pop方法论”在欧美市场的试水已在悄然开展。


几乎是同一时间,JYP娱乐与环球音乐旗下Republic唱片在北美地区所合作的美国女团选秀《A2K》已进入前期收尾阶段,目前共有十名练习生得到出道候补名额,已来到JYP韩国本部进行训练。而SM娱乐则另辟蹊径,与索尼音乐旗下拥有Doja Cat、SZA等著名歌手的RCA唱片合作,共同运营旗下新人男团RIIZE,这也是K-Pop组合在正式出道前就与美国唱片公司签约的罕见例子。


可以说,在BTS、BLACKPINK之后,K- Pop的系统造星策划能力正在与欧美市场尝试融合,或许也将为今后音乐行业带来不小的全球化冲击。


为什么要打造欧美本土版BLACKPINK?


回到当下来看,K-Pop的关键是依靠经纪公司来以小组项目制的形式推出偶像产品,从名字的含义、成员的选拔与培养、世界观构建、社交媒体营销等一同并行,而这也是欧美市场所欠缺的具有成熟商业化的偶像练习生体系。


尤其在近些年的美国市场中,本土男团、女团处于空缺状态,难以再出现如One Direction、Fifth Harmony、Little Mix等攻占年轻群体的现象级偶像,而这一市场环境也成为了面向全球化的K-Pop偶像的驻扎时机。


而借由反映年轻人态度的歌曲、妆造以及YouTube、Twitter等社交媒体,BTS、BLACKPINK也在欧美收割大批粉丝并在多个排行榜上榜上有名甚至一跃创下多项纪录。


《卫报》便提到,这些K-Pop偶像的歌曲带给了年轻人无隔阂的亲近感,吸引了大量核心粉丝。这也为欧美唱片公司带来了新另一种思路,即借用K-Pop这种融合时尚、朗朗上口的旋律、病毒式传播的舞蹈、视听效果完美的舞台、社交媒体等内容打造偶像的培养方式,复刻为本土化的偶像组合。


此前,英国Front唱片便率先投入其中。为了对抗K-Pop的“侵入”,该公司在2020年推出了欧洲首个K-Pop风英国女团Kaachi,其妆造、歌曲、MV完全仿照K-Pop流行的口味。


但很明显的是,缺乏表情管理、团体舞蹈生疏、团队意识不强的非练习生培训模式下,半成品依然难以达到具备练习生体系的培养水平,Kaachi在MV中的表现也被指出“极度不自然”,颇为“照猫画虎”,而这支组合出道也确实未能成功。


但这并不意味着,欧美市场便未有他法。作为全球最广阔的音乐市场,自身所具备的资源优势也是K- Pop市场有所欠缺的。


如上文所述,Geffen作为带领BLACKPINK在美国市场开疆拓土的功臣,也同样拥有传统唱片公司所具备的运营经验,诸如国际资源整合、专业化的营销战略等。相比之下,欧美音乐市场的A&R则是将更多的重心放在人才的挖掘、音乐的制作上。不过,也正是因此,其与K-Pop培训系统也有一个共同的核心,那就是“发掘人才”。


归根结底,都是要打造出被市场接受、不被轻易淘汰出局、具有可持续性运营可能性的明星艺人,挖掘出可以创造市场价值,且获得商业成功。比如此次女团企划的最终20名入选者,便是由HxG总裁Mitra Darab、Interscope Geffen A&M总裁Tom March、HxG创意主管Jay Ihn等组成的专家小组参与决定。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K-Pop歌曲制作系统中,欧美制作人及编舞家、A&R等越来越多,在K-Pop偶像的幕后存在感大幅提高,大量热门K-Pop歌曲出自欧美音乐人所组成的Song Camp(词曲创作营)。


比如创下本十年韩国Solo歌曲最多一位纪录、Hot 100一位的田柾国Solo出道单曲《Seven》,便是由格莱美奖获得者Andrew Watt主导的全欧美团队包办,而IVE、aespa等当红组合的热门单曲中也不乏欧美音乐人占据主导位置。在经受过K-Pop偶像歌曲制作的洗礼后,欧美本土音乐人无疑是掌握热曲配方的一者。


当然,国际化的偶像组合也是K-Pop急于开拓市场的必经之路。从行业角度来看,海外消费者无疑是K-Pop消费的主要用户,而欧美市场也正处于良性开垦状态。


数据显示,仅今年上半年,K-Pop唱片出口便再次创下新高,据韩国关税厅统计,上半年总出口额超过1.3亿美元,日本、美国、中国为三大出口市场。不过,即便出口量走高,但整体上,在主流音乐市场包括美国,K-Pop增长率实际上正在下降。


房时爀在此前接受CNN采访时便提出,“在全球范围内,K-Pop并没有占据太多市场”,在他看来,拉丁音乐、非洲音乐的发展非常迅速,“因此我们增加曝光率就更紧迫了”。他也强调,以全球化战略为重的K-Pop产业创新具有必要性,“K-Pop产业已经出现了放缓的迹象,全球化是应对危机的必要条件”。


这并非虚言。2022年,K-Pop在Billboard Hot 100排名较之2021年减少了53%,随着BTS部分成员入伍休团,K-Pop本质上依然是BTS大于整体。


即便是今年HYBE推动SEVENTEEN、TOMORROW X TOGETHER来填补男团空位,但在欧美市场效果并不显著,Billboard Hot 100一位仍然是BTS、BTS成员达成的独一份成就。比如BTS成员朴智旻、田柾国便接连创下Billboard Hot 100一位纪录,也是继PSY之后的新Solo歌手入榜纪录。


时至今日,如房时爀形容K-Pop要做“全球流行文化的领土”的目标来看,HYBE与Geffen的此番合作,可谓“拯救”K-Pop的新尝试,进一步扩大其影响力。


结语


《The Debut:Dream Academ》的推出,无疑是将K-Pop与美国主流音乐进行了深度捆绑,也标志着两者将不同市场上的优势进行了结合,是首次出现的在艺人开发、歌曲制作层面的强强联手。


当然,回溯K- Pop的变迁也能发现,日本流行文化和美国流行文化对其有着深刻的影响,“模仿”和追赶潮流的敏锐度也一直是K-Pop的优势。


对于深受殖民历史文化影响的韩国来说,K-Pop如今的全球化目标也正是在融合之中不断扩张。因此,跨越种族、国籍的练习生以及与海外娱乐公司联合打造国际化女团的战略,也是K- Pop所乐意看到的文化多样性背景下的“去国籍”氛围,即最终要产出的是凌驾在所有文化之上的、无关人种、多元化且具有流动性的偶像团体。



说白了,便是在去国籍的国际化状态下,取代具有敏感文化标识的偶像,来达到真正的全球化开花。


正如John Janick所言,HYBE与Geffen的此番女团企划是具有首创性的尝试。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当海外娱乐公司寄希望于以真人选秀节目、全球观众投票检测练习生是否具备出道资格、市场欢迎的逻辑下,K- Pop方法论的优越性是否会水土不服,仍然需要打个问号。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6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