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战生命线,还看供应链
松果财经
2024.06.12
赞 0浏览 401评论 0收藏 0

唐朝,明算科出身的长安小吏李善德遭同僚陷害,接下“从岭南运送新鲜荔枝到长安”这个送不到就要杀头的任务。面对一来一回六千四百里的绝望距离,李善德发挥算术天分和用人头脑,开发骑手阶梯奖金制、实时项目进度表,结合荔枝保鲜+线路规划+极速转运,最终卡在最后一天把荔枝送回了长安。

这是马伯庸在小说《岭南的荔枝》中虚构的故事,但送货的这个过程,倒和现代供应链有一些有趣的关联。故事之内,如果唐朝人懂供应链,那李善德或许能混到个专做生鲜生意的CEO,只不过这生意是在“拿命做”。故事之外,今天的企业又何尝不是和李善德一个处境——商场如战场,做不好供应链,就真的会有“性命之忧”。

曾经是软肋,如今是铠甲

为什么生意越做越大,钱却越赚越少?因为业务越多,履约越难,过程成本往往越高。如果把供应链的全链路略微总结一下,那它大约就跟下面这张图描绘的环节差不多:

图源:《实战供应链:业务梳理、系统设计与项目实战》

这已经能初步反映供应链的难处:假设一款产品从生产基地出发,到达省级经销商仓库需要叠加一次周转成本,到达市级经销商需要叠加第二次成本,之后还可能有批发商、零售商,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成本已经变形。而如果这款产品的制造或者工艺更复杂、销售方式更多样、仓储管理要求更高、终端交付还有各种注意事项,那它就会成为一场“噩梦”。

图源:《实战供应链:业务梳理、系统设计与项目实战》

如果代入《长安的荔枝》,故事就更容易理解:李善德的六千四百里绝路虽然有身死的风险,但还好送的东西不多,只有荔枝。如果天子分别想要增城、儋州的荔枝,供应商数量增加了,那么原本的方案就会失效,需要更缜密的设计和执行;如果再加上徐闻的凤梨和从化的杨梅,那李善德大概就只能自裁——没有现代科技的支持,要让几种属性不同的产品安全迁移数千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即便是今天,形势依然严峻。零售行业、制造业等各自的供应链需求不同,往往需要适合行业特征的定制化方案。例如零售行业的供应链,原本大多基于品牌分销模式建立,也就是各级渠道层层转移的模式。但今天,从直播带货到本地团购,渠道的内涵发生巨变,全渠道成为主流。这个时候,一味地按传统模式把货物往下游搬,只会被泛滥的渠道成本拖垮。

但机会生于危险,供应链服务于品牌全盘,如果能快一步完成供应链的转型,提升效率,在排掉一颗雷的同时,也就能在面对业务发展时种下新的增长种子。至于怎么做,最理想的答案可能最简单——货物太多,就要打通管理;环节太多,就要缩短链条。

行业知名的供应链服务商、脱胎于美的集团“四小”业务的安得智联,此前花费多年时间打磨和推行“一盘货(少一跳)”供应链解决方案,方案关键就在于依托全国仓配网络提升商流效率,化“长链”为“短链”,实现供应链“少一跳”,效率自然就上去了。

图源:安得智联

所以,从最开始的链路图总结,一家企业的核心任务其实只有三点:创造好产品(研发/生产)、定位好价格(营销/财务)、利用好渠道(供应链/销售),最终把产品卖到消费者手上,形成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经过实践检验的能力最靠谱

那么,真正大范围的供应链管理该怎么做、谁来做?

回到李善德的冒险故事,要真正完成不可能的任务,光有规划设计是不够的。因为荔枝的品种、采摘的时间、转运用哪些骑手和马匹、路线走哪些地方最快、怎么运能带回的荔枝更多、如何实现方案的极限,这些问题一定要经过实验,才能得出最可靠的答案。

同理,一个好的供应链管理者,一定得是在产业里流过汗的。比如,既然要减少供应链的周转环节,至少得知道哪些部分最应该改造、哪些手段有助于提效。

在新经销举办的2023年(第八届)中国快消品创新大会上,安得智联总裁梁鹏飞讲到一个供应链实操的小细节,在引入专业的供应链服务之后,能够实现产品从工厂下线经共配中心到门店,最快‘两跳’到消费者。周转次数的减少,就是供应链该做的文章。在今年的第九届中国快消品创新大会上,他又分析了品牌与经销商如何依托供应链,在存量中降成本、找增量。

图源:安得智联

没有大话空话,安得智联是真正能帮助生产利润的供应链服务商。原因就在于它的实践经历:从美的集团中来,到广大企业中去。

从2000年成立到现在,安得智联从企业物流出发,看透了供应链服务的门道,从实践中沉淀出“1+3供应链服务模型”,“1”是全链路,“3”是生产物流、一盘货和送装一体。掌握了关键认知。

在2013至2018年,在配合美的集团经营转型,实施“T+3”产销模式及全渠道“一盘货”业务变革中,安得智联沉淀下来改革的方法论,实现了物流价值创造,构建能力底盘。

在实践中,面向跨行业的广大企业提供服务,是安得智联的“群众路线”。如果要让不同类型的客户认可,就必然要掌握一些强势的通用基础能力——扎实的业务底座+灵活的组织能力=有竞争力的差异化、定制化服务。安得智联,恰恰如此。

“1+3”供应链服务模型背后,其实是遍布全国的仓储基地、自动化数字化的智慧管理能力、末端的配送与安装能力——安得智联拥有超600万平仓储空间、超24万+配送路线、4000个送装网点和超过4万位专业安装工程师。安得智联如今已服务家电3C、快消、家居、汽车、光伏等多个行业客户超过3000个。

去年,美的官宣启动拆分安得智联、推动其独立上市的决定,可以视为要进一步让安得智联和供应链的社会力量对弈,在竞争中做大做强。在开放环境中,安得智联正在拓宽上升之路。

供应链穿越时代

供应链专家刘宝红有一个观点,在这个领域,要么成为领袖,要么成为专家。我们可以化用这条看法,美的集团是大研发、大制造、大供应链和大售后的体系,而安得智联则是从这套体系中成长出来的物流专家。成为专家的好处在于,能力可以向外复制。

今天,优质供应链正在成为生产力的一部分。按照业界术语描述,它正在从成本中心向价值中心迁移,从烧钱的环节向创造利润的支点转化。

比如,在安得智联的“一盘货(少一跳)”解决方案下,原本仓储运输的一级成本被节省下来,切实为品牌企业实现降本。一件售价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的产品,往往在售价中已经层层分好了各级经销商和周转应占的成本,这一下节省,多出来的就是利润。

图源:《供应链管理:高成本、高库存、重资产的解决方案》

对利润的追求永恒,意味着提升供应链管理能力需求永存。而在供应链的时代变化中,企业规模扩大,但经营不确定性增加,需求其实也在增加。品牌企业对于专业供应链服务的需求,造就了安得智联业务的攀升。据了解,安得智联近年来外部业务的年复合率均在40%左右。2023年,安得智联的外部客户占比已超六成。

而有意思的是,书中送荔枝的李善德能用上实时项目进度表,监控具体的任务动向和效率,能设计线路规划和极速转运方案,提升周转效率,这些具有普适性的智慧,在我们的数智化社会中产生了更强大的进化——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一番演变后,从供应链出发,建设科技创新驱动的“新质生产力”,成为了现实。

图源:安得智联

从科技应用看,安得智联的生产物流PLS系统、OMS订单管理系统、WMS仓储管理系统、TMS运输管理系统、CSP送装系统与网络货运平台与大数据产品等数字服务,都推动了供应链新基建的发展。安得智联的“平台型物流的核心智能算法研究及应用”等研究项目,持续为服务方案注入最新能力。而安得智联拥有的服务5家世界级灯塔工厂、数千个千行百业的客户的经验,则被凝聚为可复制的服务,帮助越来越多的客户,掌握供应链先机。

今天的企业,不会再为运一筐荔枝头痛。但供应链的挑战,依旧只增不减。好在,也有更多像安得智联一样的供应链服务者站上舞台,创造这个时代最需要的价值。在合作中,他们实现了一荣俱荣。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7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