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经理能否带中国AI突破重围?
自象限
2024.03.14
赞 0浏览 392评论 0收藏 0

大模型时代,产品经理还有价值吗?

2023年初,ChatGPT上线短短两个月,活跃用户突破一亿,成为用户规模破亿速度最快的应用。

当时我们曾提出过一个粗暴的观点,说产品经理已死。

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大模型从实验室里走出来就已经相对成熟,自然语言的交互不需要太多界面。其二是,技术还在飞快迭代,新的应用很快会被新的技术颠覆掉。

后来事情的发展一定程度上如我们所料,OpenAI陆续发布的GPTs和Sora让无数基于大模型的应用胎死腹中,我们当时说《OpenAI正在杀死创业者》。

但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越来越意识到,大模型技术固然炫酷,却很难在生活和工作中发挥实际价值。即技术和生产力之间,仍然存在巨大的差距。

显然世界仍然需要产品经理,需要他们来让技术与应用场景结合,将技术转化为生产力。

只是这件事情并不容易,新的产品从技术路径到产品思维都与之前大有不同,如何在AI时代打造一款好的产品,不仅成为产品经理的问题,也成为无数企业和投资人孜孜以求的事情。

因此,「自象限」邀请到AI创业公司「波形智能」的CPO万磊,一起聊一聊他在AI产品方面的经验和思考。

万磊,连续创业者,前腾讯高级产品经理,参与过现象级软件「全民K歌」的产品打造,同时也是多个AI爆款产品的创始人。

万磊的思维特别活跃,从元宇宙到Web 3,再到AI大模型,他一直活跃在创业一线。在与「自象限」接近2个小时的交流中,他提到的产品创意以及亲手打造的产品就多达数十个项,多次的创业经历和深厚的产品实践成为其如今打造AI产品的支撑。

其在「波形智能」一手打造的「蛙蛙写作1.0」在上线1个月后月活达到30万,用户付费率达到7%。2024年1月,「波形智能」完成由蓝驰创投领投,西湖科创投、藕舫天使跟投的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并发布垂类大模型Weaver。

2024,技术与产品融合

自象限:2024年,你认为大模型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什么样的公司在这一年会更具优势?

万磊:回顾去年的发展,上半年先进入大众视野的是基于ChatGPT的AIGC应用,多是基于智能问答衍生出的各类小软件,这批项目基本都是产品经理主导的,但因为GPT迭代太快,AI训练的难度大幅度降低,这批项目的技术竞争力越来越没壁垒,竞品铺天盖地的出来,没跑出来什么好的软件。我的前几个项目就是这么“被迫”死掉的。

然后就是技术主导的“百模大战”和大量的Agent创业公司。这一波技术主导的项目比纯AIGC应用融资会顺利很多,当然后期大部分的大模型公司也死了,尤其是GPTs出来以后,大量粗浅的Agent创业公司也找不到方向,几百个大模型出来以后,大部分像空中楼阁一样找不到落地的应用场景,慢慢消失了。

到今年,大模型的理解能力和各种多模态技术的成熟度越来越高,还有越来越多的垂域大模型出现,各类AI应用去比多年多了很多。我认为今年这种趋势会更加明显,有自己产品落地形态的大模型公司才会活得比较好。对于用户来说以前看似摸不着头脑的大模型概念,今年会逐渐落地成AI应用不知不觉的走进大家的生活中

自象限:那在大模型时代做产品,与之前会有什么不同?

万磊:最大的不同自然是技术。之前我们纯做应用,不太需要太顾虑技术的实现瓶颈。无论是游戏还是社交软件,技术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们心里还是比较清楚的,所以在功能设计上,只要是对用户有帮助的强需求,基本都能实现,强调从用户触发,寻找真实痛点,基本上很难遇到技术无法实现的诉求。更多时间都是在周旋研发的优先级问题。

自象限:所以技术稳定的时候,是产品主导一切;现在技术还在发展,技术主导产品就会更多,那这会成为当前产品经理的挑战吗?

万磊:也不能说谁主导谁的逻辑,更多的是配合方式。做AI产品经理会很不一样,当你做一个功能之前首先要和技术算法充分讨论,这个模型训练出这样内容能不能实现, 算力成本有多大,目前的文生图、对嘴型、声音克隆接口能做到什么程度,分别生成的时间需要多久。

AI技术的迭代速度太快了,可能今天做不了的东西,明天就会有一个技术突破点帮你解决了,产品要随时去获取新技术的迭代变化。用户有时候对AI有盲目的幻想,预期和实际实现往往都有差距。

所以对于产品经理来说,要从从技术实现来反推自己的产品功能应该怎么设计,对AI技术本身要非常了解。这对传统的产品经理来说,会有一些不同需要适应。

自象限:那你觉得,现在做大模型产品,产品经理最大挑战会是什么?

万磊:一个是对前沿技术的理解和持续学习的能力,要求会更高,甚至是必要条件。比如像OpenAI每次的技术发布会,产品也需要全程看完并消化。其次在一些传统的垂直领域思考AI落地方案,挑战会大很多。因为没有什么可以copy的案例,如何把各种各样的AI技术赋能到某个垂类行业,你自己可能就是最早一批去思考这个分支要怎么结合AI往前走的人。以往我们做社交也好,游戏也好,可以有很多竞品分析的环节,从多种已有的模式选一个最合适的,现在没有这种流程了,你可能就是第一个产品。

自象限:现在很多人都在探讨AI原生应用,觉得所有产品都应该被AI重构一遍,你如何思考这个问题?

万磊:我觉得“AI原生”快被炒成一个噱头了,好像不是AI原生就会低人一等一样。

我记得有个大厂搞了个应用商店,号称有100个原生应用。但实际上你去看,它很多都是老应用加了一个AI功能,然后就说是AI原生,那肯定是不合理的。但现在市场就爱用这个东西标榜自己,觉得蹭上就会很厉害。其实不是,我觉得这有点走极端。

不是说原生应用就牛,我甚至觉得都不需要区分这个概念。现在的路径,一定是在传统的需求里去结合AI,然后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效率。就像蒸汽时代不会一下把马车颠覆了一样,我们原来的那些应用,它的需求本身是真实存在的,不可能因为AI出现就不存在了。

所以很难说一个什么AI应用就把这些都颠覆掉,AI只能在原来非常好的,稳定的需求上面去做一些结合,比如提高服务质量,提高工作效率,提高信息获取速度等等。

自象限:我理解AI就是老房子翻新,一块砖一块砖去替换掉原来的建材,直到它成为一座全新的房子,而不是现在就推到重建。

万磊:对,它有点像每个人可能需要花七年的时间把自己的细胞更新一遍,我感觉AI技术和现有产品结合也会是这个过程。

自象限:2024年,AI应用会呈现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万磊:去年真正留下来的产品其实不多,且大部分都是基于单一技术的应用,比如换脸,或者一对一的声纹复刻,因为去年的技术形态也比较单一。今年随着多模态技术的成熟,综合性的应用可能会更多。

自象限:这种应用最有可能出现在哪些场景?

万磊:最出圈的有可能还是出现在偏社交的领域,比如虚拟陪伴。因为AI大模型最神奇的一点,就是它可以像人一样跟你交流,甚至跟你进行情感沟通。

我之前做的相亲软件,头几句话都是AI生成的,大模型可能会让未来更夸张一些,什么文生图、文生视频、声纹复刻都可以塞到同一个产品里面去,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出来。基本上各行各业的传统软件都会有AI介入。

如何做好一款AI产品

自象限:如何才能做出一款好的AI产品?

万磊:我觉得首先得判断什么是真需求,什么是伪需求。

前两年区块链NFT火的时候,我做了一个算是国内比较早的数字藏品的社交平台,期望国内的数藏玩家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分享自己的藏品、购买经验、或者进行转卖销售等等。

NFT刚火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强需求。但后来才发现,国内玩数藏的人很少需要跨平台交流,也不需要分享和交换数藏。他们把数字藏品当金融产品去炒,一群人只盯着一个数藏品牌。盘子炒热以后就撤退去主攻另外一个新盘,这样持续往复,他们用得最多的就是QQ群或者QQ频道。QQ已经满足了交流分享的能力了,不需要再新造一个跨平台的数藏社交工具。

自象限:产品设计上会有什么考虑,现在大多数AI产品都是以对话方式进行的,这是最直接的交互方式,产品在这方面有什么思考空间吗?

万磊:以写作软件为例,目前常见交互方主要是对话框输入框,或者从Notion那边学过来的交互方式,把对话框放进文档里,输出的内容直接呈现在编辑区域,然后做一些快捷按钮。

这种交互面向宽泛的内容创作没有问题,但如果面向专业写作者就会存在问题。因为AI生成的内容并不一定有效,生成的内容取决于指令的内容,这里变量非常大。内容直接侵入到编辑区域,如果作者不满意,还要不停的删除重新提问生成。

所以我在蛙蛙写作的小说工具上就放弃了常见的这种交互方案,根据具体的需求写作场景进行设计。

比如我给文章单独开了一个侧边栏,AI生成的内容不会直接出现在文章里,而是先出现在侧边栏,用户可以对这些内容进行选择,修改,确定了之后再放到正文区域。

我们也会做一些按钮,因为很多人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想法告诉AI,我们会和用户做深入的沟通交流,把一些高频的设定词做成按钮,可以进行快捷交互。

比如我们设计的“划词修改”的功能,现在很多AI产品要是对内容不满意,就需要全部重头再来,但用户很多时候可能只想要调整其中某一句话。划词功能就可以选中这一句,然后让AI进行定向修改,比如增加感情描写,扩写剧情等等。

自象限:所以写作类产品的整体逻辑还是定位在工具属性,采用的副驾驶逻辑。

万磊:对,我觉得目前AI写作的核心逻辑还是做好辅助,而不是直接代替你输出成品。

现在是产品经理的好时代吗?

自象限:你觉得现在是产品经理最好的时代吗?

万磊:我觉得相对来说没有以前好了。

我的定义是对比的,2015年前后,产品经理就是CEO的角色,他会统筹所有的东西,包括产品功能、研发、运营等等。那个时候产品经理也不多,从0到1做项目的机会也非常多。

但是现在不是了,现在大厂产品经理的岗位已经非常细分了,一个人可能只做一个很小的功能,比如评论功能,可能会有一个人专门给评论做排序策略,一个人专门给评论做点赞和内容引导。

这样的结果就是,大家越来越螺丝钉了,对于一个产品经理的综合锻炼就没有前几年那么好了。

其次现在是一个非常重视技术的年代,以前说“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你有一个idea你就能做一个软件,做一个网站,因为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稳定他,所以当时idea最重要。

但现在不一样了,尤其是做AI模型,它跟技术绑定的关系会非常紧密,技术直接决定了你能不能这么想,能不能这么做。我们经常听到说AI会取代研发,人人都可以做一个应用,目前来看,卡脖子的还是技术本身。

现在职场环境也没以前好了,互联网在下行,许多公司都在裁员,同时面临的竞争也很激烈,每个高校最优秀的学生都会去竞争这个岗位,还有很多跨界转型的产品经理拥有更强的综合能力,所以对于纯产品来说,它竞争力压力是越来越大的。

自象限:那对于成熟的产品经理来说,现在是创业的好时候吗?

万磊:去年不是,今年我觉得也不是。

我其实不太好说这个话,因为我自己就在创业。但其实从外部环境来看,包括我接触过的许多投资人也都和我说,今年(2023)创业的你们可能是最惨的一年,各方面都不太好。去年身边很多创业的朋友都回大厂工作了,节奏太快,技术各种爆炸,很多idea或者技术门槛可能一夜之间就被超越了。

但如果真的要创业的话,那就要做AI的事情。我觉得AI真正的爆发可能在明年或者后年的时候,我们现在可以先一只脚踏进来,打打基础。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5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